大鹏卡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鹏卡槽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云浮中国式产业迁移的理想与现实

发布时间:2021-02-01 16:40:52 阅读: 来源:大鹏卡槽厂家

云浮:中国式产业迁移的理想与现实

“我在这个园区服役快十年,看着它出生、成长”,李铮猛吸一口烟,把一米八几的身躯缓缓靠在黑色长沙发上,“这是我的荣幸”,他说。  李是广东省云浮市的佛山(云浮)产业转移工业园管委会经发局副局长,不过,他的组织关系在佛山市。  这一不寻常的现象背后,是佛山(云浮)产业转移工业园所折射的中国惯用的区域对口支援以及广东“双转移”战略这一中国特色的产业迁移的探索。  2008年,广东省提出“双转移”战略,试图将已趋饱和的“珠三角”的产业和劳动力向粤东西北这些欠发达地区转移。  位于粤西的云浮,遂成为广东“双转移”的产业和劳动力承接地。  30年前,港台制造业向大陆的迁移成就了“珠三角”的繁荣,也成就了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而今,珠三角企业在市场和政治双重推动下,开始了新一轮的迁移与扩散,云浮的未来即寄望于此。这里会复制“珠三角”曾经的繁荣与成功吗?  “石材城”的穷与富  李铮正式从佛山派到云浮工作是2009年1月。在2008年广东省强势启动“双转移”战略后,佛山与云浮签订产业转移工业园区“共建共享”协议,佛山方面将向园区注入资金、派驻干部。  “组织上之所以把我选派到云浮,是因为之前我们禅城区和云浮云城区就有合作基础”,李铮说。  1994年设市的云浮,距广州只有不到三个小时的车程,是广东最年轻的地级市之一。云浮以石材业驰名岭南,从事石材生产加工已有400多年历史。计划经济时期,云浮仅有的三家省属大企业之一就是石材厂。1980年代,云浮率先引进国外先进石材加工设备,开创了中国现代石材工业的先河。1990年代,324国道扩建,公路沿线两侧全是前店后厂的石材作坊,形成了长达50公里的“百里石材走廊”。  目前,仅在324国道两旁就有石材企业4000余家,石材从业人员近20万,与山东莱州、福建云安并称中国三大石材城。  “云浮任何一个人,都能在这一行找碗饭吃”。当地官员笑言。  “官方说法是,石材行业年产值80亿元,实际可能高达500亿元!”上述云浮当地官员说,因为涉及税收,以个体私营为主的石材企业,大大压低了实际产值。  此举的直接后果是,云浮成为长期位居广东经济最靠后的地级市之一——在“双转移”战略实施前,其经济总量排广东第十七位,财政长期依赖当地一个火电厂。  与云浮的落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近邻佛山却是“珠三角”经济最活跃、发达的地区之一,云浮自然将寻求发展机遇的目光投向佛山。  2005年,时任云浮市市委书记郑立平与日后成为广东省常务副省长的时任佛山市委书记黄龙云达成共识,两市签订产业转移协议,共建佛山禅城(云浮云城)产业转移工业园和佛山顺德(新兴新成)产业转移工业园,并跻身广东省政府确认的首批6个产业转移工业园之中。  时任佛山市禅城区经贸局副局长的李铮,成为佛山禅城(云浮云城)产业转移工业园管委会的首任副主任。  在李铮看来,当时共建佛山禅城(云浮云城)产业转移工业园和佛山顺德(新兴新成)产业转移工业园,某种程度上有对口支援的色彩。  彼时的佛山,正弥漫着“赶走陶瓷产业,还我清洁空气”的呼声,佛山禅城(云浮云城)产业转移工业园的产业规划也就顺理成章的选择了陶瓷业。  产业迁移的内在逻辑  一直到2008年,佛山禅城(云浮云城)产业转移工业园的主要进展是基础设施建设,随后骤变的形势推动其加速发展。  2008年5月,时任广东省省委书记汪洋正式提出“双转移”战略(产业和人力资源转移),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  同年,云浮市将佛山禅城(云城都杨)产业转移工业园与云浮初城工业园整合为佛山(云浮)产业转移工业园,并与佛山签定“共建共享”协议,成立了两市共同派员参与的联席会议和管委会。  在佛山向佛山(云浮)产业转移工业园选派干部时,曾在佛山禅城(云城都杨)产业转移工业园任职的李铮自然成为不二人选,出任园区管委会经发局副局长。  “我跟云浮有缘。”李铮说,之前虽是园区管委会副主任,但园区只是佛山禅城区和云浮云城区级别的合作,而此番已升格为佛山市和云浮市的合作,层级与意义自然不同以往。  根据协议,佛山市每年安排5000万元、总计出资5亿元支持园区共建,另安排2000万元奖励佛山转移企业,并将园区列入佛山的园区统一招商。未来,佛山将与云浮按比例(6.5:3.5)分享该园区的生产总值和税收。  与产业转移工业园升格一同改变的还有其产业规划,陶瓷业被拒之门外。  “到2008年时,佛山陶瓷业的弊端已经很清楚了,两市决定园区不再引进陶瓷、纺织、电镀三大污染行业。”李铮说,“园区整个产业规划思路就变过来了。”受到欢迎的产业是机械装备、汽车零部件、新材料。  如今,李铮办公室窗外已经能看到成片的厂房,这个曾经全是小山头的地方已经成为一个崭新的工业园区。官方的统计称,整个云浮共承接佛山产业转移项目83个,投资总额198.91亿元。  李铮声称,佛山乐见一些企业外迁。“中小企业迁出来,对佛山无所谓,相反还可以‘腾笼换鸟’——因为‘强者恒强’,佛山经济已经是内生性的,走一个企业,会来更多、更好的企业”。  当然,不止是佛山,“珠三角”其他地区的企业也开始挺进云浮。不过,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迁移到云浮的企业主要是石材机械、不锈钢、铝型材、水泥、汽配这些与当地有内在联系的产业,而非人们所熟知的曾密集于“珠三角”的电子加工、服装制造。  “一般企业迁过来前,都会仔细考察,而不会盲目投资。”云浮当地一位官员说,“不要想着因为有‘双转移’,就是政府在推动,企业决策遵循的是市场逻辑”。  但显然,这些迁移过来的企业当初过于乐观了:虽然这里的土地要比“珠三角”便宜,但招工却困难很多。  园区内一家从广州迁移过来的铝业公司,前不久发布招聘消息后接到诸多应聘咨询电话,因为该公司地址显示的是广州黄埔大道,很多人以为工作地是广州,“一听说工作地是云浮就没回音了”。  上世纪60年代以来,随着产业从日本向韩国、港台和东南亚迁移,形成了全球经济发展中令人瞩目的东亚“雁阵模式”,而今在“双转移”战略影响之下,珠三角的外向型产业究竟会向何处迁移?“雁阵模式”是否将成往事?……显然,这一切已非云浮所关注,然而这注定会影响着它的未来。

甘南三支一扶考试

甘肃省公务员考试成绩查询

甘肃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