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卡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鹏卡槽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兴侯为贵今年在美营收将达10亿

发布时间:2021-01-20 11:50:23 阅读: 来源:大鹏卡槽厂家

C114讯 北京时间12月3日消息离美国国会发布报告称华为和中兴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禁止这两家中国公司收购美国企业、参与关键基础设施建设的消息过去了一月有余,中兴通讯董事长在接受《福布斯》亚洲版采访时,首次对此进行了回应,他在采访中还透露,当中兴通讯业务向好,运营步入正轨时,他将退休。

时间点

可以说近三十年来,侯为贵都能在正确的时间把准正确的位置。当中国最早开始改革开放时,他于1985年来到深圳创建了一家电信设备公司,成就了今天的中兴通讯。从最早为跨国公司制造组件,到打造中国品牌的电信网络设备,为新兴市场提供手机等终端,今天的中兴站在国际舞台上竞争合作。

2004年,中兴在香港上市,也在今天赶上了智能手机的全球浪潮。

不过近期的美国安全调查事件,中兴在错误的时间站到了错误的位置上。因美国对中国网络攻击及间谍行为的恐惧,作为一家制造电信设备的中国公司,中兴被贴上了有安全风险的标签。

今年10月份,在历经近一年的调查及听证会后,中兴和华为被美国国会认定有安全风险,不可信任。此举也使得部分中国官员指责美国贸易保护,有“冷战思维”。

对于侯为贵来说,这个时间点真是再糟糕不过了,中兴刚刚发布了上市以来首次季度亏损的财报,第三季度亏损约3.1亿美元,股票今年累计下滑了55%。

美国此次安全调查结果发布,对中兴、华为来说,都是一次挫折,但相对规模较小的中兴,承受打击的程度更脆弱一些。华为作为私营企业,未对外部投资者公布受影响的结果。

市场研究公司Forrester Research分析师Bryan Wang说:“华为规模更大一些,而且是私营公司,在投资方面会更灵活一些。”Bryan Wang常驻北京,他说,这时候两家公司也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继续争取海外市场的增长。

挑战

4月份,侯为贵就已经71岁了,而且他拥有的中兴股票价值仅有100万美元,但对于他亲手打造的企业,在这个决定中兴成为真正全球玩家的关键时刻,他并不打算退休。而且,他看起来意志相当坚定地想要引导公司度过此次难关。

侯为贵相当稀有的同意在深圳总部接受采访,他谈到了公司如何着重于利润、如何降低海外运营成本、如何为本土市场的下一代移动网络升级作好准备,他说:“我对我们很快扭转业绩充满信心。”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市场,本土运营商在下一代无线网络上的投资也相当大手笔。今年10月,中国移动与中兴签署合作协议,中兴参与13座城市的4GLTE实验网建设,为未来的4G网络商用作好准备。

11月份,中兴出售子公司获得2.08亿美元的现金,这将提升全年的利润率,高盛投资公司预计,中兴今年营收额会在150亿美元,利润额约1.22亿美元。

侯为贵在采访中透露,他预计公司今年在美国的营收能达到10亿美元,大部分来自手机。

但最大的问题是,中兴的目标是在全球无线网络设备市场赚取550亿美元。

凭借着产品价格优势,中兴在欧洲、北美市场取得了一席之地,但这些市场的利润低于中国和非洲。侯为贵称,突破发达市场是一个长期策略,他说:“我们为大型跨国运营商提供了非常有利的商业条款,这也使得中兴遭受亏损。”

消费终端产品的利润率也相当薄,中兴已是全球第四大手机制造商,今年第三季度的份额为3.9%。但在利润方面,中兴远远落后于苹果和三星,中兴大部分在海外市场销售的手机,是与运营商套餐捆绑的低端机型,产品知名度也不高。

一般说来,一部中兴手机的售价在125美元,但中兴后续新推出的智能手机面向中高端市场,利润相对较高,侯为贵称:“我必须承认,我们与苹果、三星的差距很大,但我们正在努力缩小差距。”

初创

中兴面临的这些挑战,和1985年初创时遇到的几乎一样,当时发展落后的中国电信市场依靠进口设备。离邓小平指定将当时是一个小渔村的深圳建成经济特区的时间才过了六年,相邻的香港仍在英国政府统治下,其电信市场发展程度远远超过了大陆。很明显,外国厂商对中国电信市场追赶世界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本土公司只有一边等着的份。

出生于南京的侯为贵,做过老师,后来加入国有机构西安航天部,他在那里负责设计集成电路。再之后,侯为贵频繁地在深圳和香港间出差,终于1985年,他带领西安航天部的六名工程师创建了中兴半导体公司,这时仍算西安航天部的一个副产品,后来得到香港私人投资者的投资,公司得到重组,成就了中兴通讯的雏形,1997年中兴在深圳上市。

起初,这些工程师们专注于设计电话交换机、电路,在中兴新建的36层的历史博物馆中,创业之初的交换机是是一个骄傲的展示,当然博物馆里还展示了年轻时候的侯为贵以及初创团队的照片,甚至中兴第一辆公司用车——深蓝色的奔驰sedan。

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兴开始渴望进入当时被外国厂商主导的中国电信市场,1990-1995年间,中国的电话用户数量从700万猛增到4100万,但几乎没有本土厂商参与市场竞争。自从运营商开始采购中兴和华为提供的价格较低的设备后,这一局面从此改变,中国电信市场打开了安装、运营本土品牌设备的大幕。

现在业界关于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的一个共同断言是,中国政府扶持了他们的成长。但一名常驻北京的行业顾问David Wolf认为,中兴和华为的成功是因为投资对了技术。David Wolf将此称之为一个神话,他指出,其他行业的很多中国企业背后也有政府支持,但至今都跟不上行业的发展,很多企业甚至悄悄消失了,他说:“中国正在以他们自己的方式,打造全国冠军。”

实际控制者

那么问题就在于,谁实际拥有中国这些电信设备商,他们能够额外控制些什么,这是美国国会议争论不休的一个话题。美国国会情报委员会认定华为中兴有安全威胁,就是因为他们与国有机构的关系。共和党人迈克·罗杰斯说:“我们非常担忧华为和中兴与中国政府的关系。”

那么,谁拥有中兴?中兴通讯的最大股东是中兴新,这是一家由西安微电子控股的企业,其他股东还有国有机构,以及侯为贵创建的投资公司,其余将近70%的股份是在上市公开交易的。侯为贵称中兴是一家向股东负责的私营公司,他说:“我个人认为,国有机构拥有多少中兴股票,与安全与否是不相关的,因为我们是公开上市的透明企业。”

在问及他对美国国会阻止中兴参与电信设施建设如何回应时,侯为贵谨慎选择措辞:“我们理解的美国是一个自由市场,依法而治,但我们无法理解这份报告。”

美国这份报告将中兴企业内部设立党委会,视为存在政府控制的标志。侯为贵称,在中国开展业务的所有私营企业都有党委会,但它不参与运营管理。他说,他本人不是党员,也不在公司党委会中任职,不过中兴首席执行官史立荣是党委会成员。在问及党委会都做些什么的时候,他双手一摊,一脸无可奈何:“我感觉美国国会议员,真的是夸大了党委会在企业业务中发挥的作用。”

澄清

自从美国众议院宣称,报告还有未公布的机密部分,暗示还有更大的内幕。中兴和华为都愤愤不平地表达了不满,均称没有在设备中安装后门。调查报告也回避了另外的问题,即美国间谍机构有没有收集到任何海外电信网络被非法收集数据的案例,或者是否有美国制造商背后活动。

另外,大部分在美国出售的电信设备,其组件都来自中国,包括诺基亚西门子和阿尔卡特朗讯的路由器和交换机,阿朗甚至在上海和中国国有机构成立了合资公司。

侯为贵表示,中兴向全球超过100个国家的运营商出售设备,从没有因安全问题被阻止。他说:“这是一个纯粹的事实,我们的设备不构成任何威胁。”

对中兴来说,未来存在的风险就是,可能其他国家会效仿美国。印度曾在2010年因安全顾虑封锁壶中国电信设备,后来出台更加严格的安全审查解决了这个问题。不过印度政府近期又提出这个问题,建议禁止中兴和华为参与国家光纤网络建设。澳大利亚也采取了类似动作,禁止华为参与国家宽带网络项目。

中兴在伊朗问题上也遭遇了挫折,被指违反美国贸易制裁规定,向伊朗出售美国品牌的设备。中兴对此已经作过回应,称已经对出口伊朗的美国产品进行严格控制,愿意配合美国政府的调查。这次事件爆出后,思科近期结束了与中兴长达七年的合作关系。

这起事件也反映出美国与中国技术公司间的业务往来。侯为贵称,中兴今年从美国采购的部件价值30亿美元,中兴美国公司有超过300名员工,大部分都是美国公民。但这些仍不足以舒缓部分国会议员的敌意,因为安全部门将日益增多的恶意网络间谍行为视为由中国发起。

侯为贵说,中兴将继续在西方市场出售电信设备,也在尝试打造品牌。在接受《福布斯》亚洲采访前,他刚刚会见了一家西班牙宽带运营商,不过他拒绝透露是哪家运营商。他频繁地在全球出差,已经数不清去过多少国家了。

所有这些挫折,都没有使这位企业家认输,他说:“总有一天,每个人都会退休,当中兴业务向好,运营步入正轨时,我也就退休。”

真武三国

凤舞三国

三国志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