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卡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鹏卡槽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所谓时装周到底从何而来四大城市的历史可以映照出上海的未来吗

发布时间:2021-01-06 15:05:36 阅读: 来源:大鹏卡槽厂家

首先,我们要从为什么大家在冬天发布夏装说起。

通常情况下,“时装周”指的是女装,其次是成衣(相对于定制),一个城市会在一年里举办两次。比如上海,正在发布的是 2016 春夏女装。

你一定发现了一个古怪的地方,为什么要在秋意渐浓的时候发布春夏装?是不是我们搞错了?

很简单,大家用这种方式来提前告诉工厂下单的数量。换句话说,模特走下 T 台才是一整个时尚产业链的开始:买手在看完设计之后下订单,工厂接订单和生产需要时间,门店得知生产周期才能安排上货。所以你会看到,巴黎时装周会在三月发布当年的秋冬系列,而在十月发布来年的春夏系列。

吸引最多媒体报道的是纽约、伦敦、米兰和巴黎这四个城市的时装周,也是我们最常提到的“四大时装周”。

不过,就如 Julie Bradford 在《时尚新闻学》里说的:“专业的时尚出版物也会报道诸如上海、哥本哈根、悉尼和圣保罗。”(至于为什么上海会排在第一,Julie 并没有解释。)《时尚中国》 (Fashion China) 一书的作者 Gemma A. Williams 最近还去了格鲁吉亚的第比利斯。在上一季上海时装周,伦敦时装奖项 Fashion Fringe 的创始人 Colin McDowell 则特别提到了印度的新德里。

徐英佳 (Zemira Xu) 是设计师市场策划公司 DIA 的联合创始人,过去在买手店 10 Cosocomo 工作。她认为,吸引多少媒体和买手决定了一季时装周是否成功。前者用来造势,后者用来做生意。只不过,互联网时代的时装周无限把造势的部分扩大了,摆出一副要和所有新闻的头版头条竞争的架势。

光是金·卡戴珊夫妇就抢尽了风头

媒体加买手的评价标准其实可以从时装周的历史上溯源。纽约时装周最早就是为了让媒体对本国的时装引起注意。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 (CFDA) 的创始人 Eleanor Lambert 还发起了一场五个法国品牌和五个美国品牌的比赛,法国品牌包括 YSL,Marc Bohan for Christian Dior,Hubert de Givenchy。最后,人们看到 Marc Bohan 对媒体说:“我们看到美国设计的时装后,感觉自己就像白痴。”这之后,据说人们对美国设计的信心飞涨。

买手的传统则可以追溯到 19 世纪的巴黎。那时候,法国的服装店会为他们的尊贵客户举办私人的时装秀。

除了媒体、买手和时尚圈的专业人士,没错,就像你感受到的——时装周对大多数人都不是件重要的事。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前主席 Stan Herman 把六七十年代的纽约时尚活动称为“排外的俱乐部”、“像明星和设计师的午餐宴”。可在 2007 年,《纽约时报》仍旧撰文称“时装周:不对公众开放”。

时装周是否办得越大就越成功?在纽约时装周主办方的内部还曾引起不小的争论,当时举办地 Bryant Park 周边的居民总是抱怨时装周占用了公共设施,那里本来是对公众开放,而不限于小团体活动。过去在复兴公园办秀时,上海时装周也一度遇到了这样的问题。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除了惊叹和吐槽,大概少有机会了解,四大时装周究竟是怎么回事?下面,我们试着解决这个问题。

首先,因为各个城市有意地把时间错开了,每一季,时尚编辑和买手从一个城市飞到另外一个,加起来大概要看上 几十场 场秀,去十几个陈列室 (showroom),理所当然都会度过狂乱的一个月。

对成熟的时装周来说,至少有四分之一的到场者是买手。另一部分最大的群体是媒体。本地媒体仍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毕竟时装周和城市不无关系。外媒的关注度则体现了国际化的程度,这些事没有太多惊喜。

即使是每月一出的杂志,其中一些也会对时装周做点覆盖,往往是希望借此讨时尚品牌广告主的欢心。时尚红人也是一样,他们的朋友圈、微博、 twitter、 instagram 和 Facebook 上会出现大量的街拍和看秀照片。一半为了炫耀,一半也是敬业。现在品牌方更喜欢请他们增加品牌在时装周期间的曝光。

纽约

每年,纽约时装周是这四个里头最早的。这个从 1943 年开始的时装周一开始是由纽约时装机构 (New York Dress Institute, NYDI) 举办的。纽约时装机构在 1940 年成立,主要来推进纽约服装制造业制造的销量。战后萧条,当时的纽约市市长 Fiorello La Guardia 发现,纽约市只能依赖时装业的雇主,经济因素和忠诚是当时主要的考虑,而不是设计师。

在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成立之前,美国时尚业中占主导的还包括纽约时装集团 (New York Couture Group)。 后来协会的设计师 Arnold Scaast 回忆说,这个团体里的很多人都是去巴黎抄板,“我们跟那些制衣商不一样”,“创造力在那时候是很重要的一个词。”

在记录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历史的 “IMPACT” 一书中,你会读到,直到90 年代,委员会才意识到真正的影响力还得要办活动,这比颁奖更有效。由协会主办的“纽约时装周”在 1990 年代开始正式成型。最初,时装周还被认为是既要支持有价值的设计师,也要满足议会议员的需求(差不多理解为政绩工程),但几届下来,销售异常成功,规模越来越大。

Stan Herman 为此做出了最大的改变,他从 1991 年到 2006 年期间担任主席。在任期内,他把散落在纽约的时装秀集合起来,还把它们带到了一个相对固定的地点 Bryant Park。Herman 也让时装设计师协会更民主,比如,把过去的会员邀请改成开放式的会员申请。

Diane von Furstenberg 是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的现任主席,她的同名品牌 DVF 最初也是在纽约时装周成名

时尚专栏作家林剑认为,判断一个时装周是否成功,要看“是否有设计师从里面出来”。如果按这个标准来看,从纽约时装周走出的品牌包括 Calvin Klein, Ralph Lauren, Marc Jacobs, Diane von Furstenberg, Donna Karan 和 Michael Kors。

但在四大时装周中,纽约时装周最被人称道的还是它的商业化,它由包括 IMG 在内的多家公司运营。同时,纽约时装周鼓励设计师更多地把重点放在国内市场。现在,人们觉得,在商业化这件事上,上海可能会变得更像纽约。

伦敦

紧接着纽约,一部分买手和时尚编辑们会飞去伦敦。1984 年开始的伦敦时装周,英国的明星、皇室和政客都为此出了力,甚至包括那位被叫做“铁娘子”的玛格丽特·撒切尔,她在 80 年代对时装周表达了格外的关切。

第一季伦敦时装周,John Galliano 发布毕业秀。人们称赞他的毕业秀是惊人的,“展现了自由的灵魂”,这几乎成了伦敦时装周之后的基调。

1992, Alexander McQueen 首秀。和 McQueen 一批的几位年轻设计师被英国人认为是未来的设计师明星,伦敦也同时发布了 NEWGEN 的平台。人们意识到,伦敦时装周和其他的时装周都不一样。

McQueen 在伦敦时装周发布了 1994 春夏“虚无系列” (Nihilism)

之后,包括 Fashion Fringe 在内的多个奖项都在伦敦时装周期间启动,来扶持新锐设计师。中国设计师王海震曾经获奖,他因此获得了五年的资助。头五年,通常是新兴设计师最难熬的日子。

英国时装协会同时还资助了伦敦的 showroom 项目,在过去,这让 Craig Green, J.W. Anderson 和 Christopher Kane 之类的品牌把最新的系列卖给国际的买手。

在本世纪初,伦敦时装周一度看起来摇摆不定。仍然不停地有新锐的设计师从中走出,但过去受益于伦敦时装周的 Stella McCartney, Alexander McQueen 和 Matthew Williamson 开始在国外办秀之后,人们担心伦敦时装周会失去它的国际地位。

Burberry 在 2009 年决定从米兰回到伦敦办展。这些在商业上取得巨大成功的时装品牌总能帮时装周变得更为大众熟知。常见的方法包括请明星来商业代言和看秀,他们的照片会和类似 Vogue 杂志的主编一起广为流传。

这一年, Matthew Williamson, Jonathan Saunders 和 Amanda Wakeley 也回到了伦敦。Christopher Kane 在大获成功后也继续留在了伦敦走秀。尽管大部分人仍然相信,“要走国际化,就得通过巴黎系统”,但这种转变还是让新近举办时装周的城市有了更多信心。

现在,伦敦在四大时装周的地位还挺稳固。尽管人们看到的新闻更多地仍然关于新设计师出头,其中也包括一些中国设计师。1986 年,Drapers 的伦敦时装周报告里写道:“如果要做年轻、创新的时装,英国人总是能做到最好”。这一切都没变。

伦敦时装周总让到场者印象深刻,那里不只有一个 T 台。在回到家乡城市后,他们时常逢人便惊叹道:在那里,除了偌大的主秀台,人们还可以自发地在餐厅和酒吧里走秀。

米兰

米兰时装周的时间在伦敦时装周之后。这个始发于 1958 年的时装周被 CNN Style 评价为:“在伦敦,你总会看到微妙的、潜在朋克的灵魂,但米兰截然不同,人们认为这里超级精致,非常迷人。”

没有太多特点,更容易被巴黎影响,对米兰的那段描述难道不能同样用于巴黎时装周吗?

几年前,米兰时装周看起来忧心忡忡。一些本土的大型时装品牌,比如 Dolce & Gabbana 和 Gucci ,它们都会在米兰时装周之外办展。

最终,意大利时装商会不得不启用了新的任命来增加人们的信心。协会还任命了新的总监,包括 Prada 的高管 Patrizio Bertelli。

真正获得改变是在 2013 年,Giorgio Armani 加入了意大利时装商会,来帮助提升米兰时装周的活力。过去,Armani 一直拒绝加入商会,Domenico Dolce 和 Stefano Gabbana 也持有同样的态度。但在 Armani 表态之后,几乎所有的高端品牌都开始在米兰发布新品。

Emporio Armani 在米兰发布了 2015 春夏系列,作为米兰时装周的一部分

阿玛尼也发布了声明,认为这对改善 产业的困境有好处,他还鼓励所有的意大利品牌都回到主场。对于这样德高望重的设计师来说,他完全有理由考虑如何帮助整个行业,但对于新兴设计师来说,这多少有些为难。

可地方忠诚主义者还是不理解 MiuMiu 为什么要去巴黎发布,这样的人在整个行业里似乎变得越来越多。

可是,你说为什么呢?

还是巴黎

1973 年,巴黎时装周在法国时装联盟下重新组织,巴黎时装周的地位仍然无可撼动。人们仍然将“巴黎发布”视为一种地位的象征。

“你可以在伦敦成为天才,但要想获得真正的国际地位,最终还是得在巴黎办一场秀。” French federation 的头 Didier Grumbach 说。这是行业内的共识。在巴黎发布的品牌通常包括 Chanel, Dior, Saint Laurent, Louis Vuitton, Givenchy, Valentino, Balenciaga, Lavin 和 Celine。

从纽约二月发布秋冬季、九月发布春夏季,到了巴黎,差不多已是三月和十月。就跟巴黎是发布新品的理想之地一样,像巴黎品牌那样做能赚钱的大牌,是几乎所有设计师品牌的理想。一些时尚评论家认为,巴黎时装周上的品牌能引起共鸣但终极是安全的系列,再带上一点年轻文化的新潮流。可就是凭借着这些,Saint Laurent 去年的销售从未有过地好,增长了 27% 。

与此同时,巴黎也常常成为设计师自我推销时的卖点。但事实上,巴黎整个城市在时装周期间也像是个大型展销会。因此在巴黎发布新品也不是件太难的事,毕竟那不是走秀。 Paul Smith 1990 年在纽约时装周头一回正式举办女装秀的时候,他还说自己紧张呢,原因是“我毕竟只在巴黎做过发布”。

不那么大的品牌,像是 Acne, visvim 也会租下私人的 showrooms ,在那里发布静态展,而在更集中的展销会上,会看到成百个小品牌。

需要注意的,巴黎同时还有高定时装周,至少从 1945 年就开始有了。

范思哲 (Vercase) 在巴黎高定时装周发布的 2014 秋冬系列

成熟的品牌也已经不仅限于在两季的成衣时装周里发布新系列或走秀。在春夏、秋冬两季之外,你可能听过最多的是早春度假系列和高级手工坊系列。之前,我们曾经写过香奈儿 (Chanel) 一年里到底有几场秀,可以点击这里阅读。

回过头来说说,我们为什么要写这么一篇东西。2016 年春夏上海时装周(你现在应该不会再问我为什么明明天气开始转凉却还让模特穿着无袖了吧)正在进行,从 2001 年开始的上海时装周才办了十几年,你应该对它有怎样的期待?

让我们重新回顾一下历史,纽约时装周最早占主导地位的是一个叫“纽约时装机构”的组织,等到“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逐渐获得话语权后的十多年,他们意识到做活动比在圈子里颁奖更有效。而伦敦时装周最初的声名则依赖于 Alexander McQueen 带来的惊叹,不过他们顺势发布了 NEWGEN 的平台来扶持新设计师。

至于上海,它还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像样,没有高调的声明,也还没有成熟的平台。如何去评价它的未来,我们会继续报道。

高级经济挂靠

中级造价挂靠

中级建筑设计挂靠

一级注册建筑挂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