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卡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鹏卡槽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山东再提煤电互保煤企挣扎生死线

发布时间:2019-09-30 10:00:47 阅读: 来源:大鹏卡槽厂家

山东再提煤电互保 煤企挣扎生死线

核心提示:  “现在他们是什么价格?”5日上午,孟元(化名)不停地在接打电话,除了向外地客户推销煤炭、介绍优惠政策外,他也在四处打听竞

“现在他们是什么价格?”5日上午,孟元(化名)不停地在接打电话,除了向外地客户推销煤炭、介绍优惠政策外,他也在四处打听竞争对手的销售价格和销售策略。

作为山东省内一家煤炭企业销售部门的负责人,孟元忍不住感叹:“10年来,从来没有过现在这么大的压力。”

统计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煤炭产量同比下降0.95%,煤炭销量同比下降0.37%。作为华东地区第一产煤大省的山东,数据更是不容乐观。1-4月份,全省煤炭生产原煤同比下降4.53%,销售商品煤同比下降8.66%,全省煤炭商品煤销售收入同比下降14.48%。

天气虽已入夏,但是山东煤企却经历着前所未有的“严冬”。

近日,《华夏时报》记者前往山东能源集团旗下淄博矿业所在地山东淄博实地调查了解到,淄博市内22家煤炭生产企业,仅有6家保持在盈亏平衡或者略有盈余的状态,亏损比例约占七成。

七成企业亏损

“煤炭的黄金10年真的过去了。”淄博市煤炭行业一位内部人士的话语中带着几分伤感。

“全行业经济效益在去年下降36%的情况下持续大幅下降,实现利税同比下降42.49%,其中利润下滑68%。部分煤矿出现了降薪、迟发工资的现象。”在一个月前召开的山东省煤炭经济形势分析会上,山东省煤炭工业局局长乔乃琛的发言比往常更加严肃,也道出了山东省煤炭企业所面临的严峻形势。

1-4月份,全省煤炭生产原煤同比下降4.53%,销售商品煤同比下降8.66%,全省煤炭商品煤销售收入同比下降14.48%。全省商品煤的平均售价也比年初下降6.25%,同比减少78.49元每吨,下降11.34%。

“煤炭企业目前运营压力较大,山东地区煤企库存目前均在历史高位。”5日,卓创资讯煤炭行业分析师边健伟告诉记者,截至4月末,山东省煤炭期末库存同比增加了146.34万吨,同比上升67.85%,其中省属煤炭期末库存同比增加106.45%。

“钢铁、水泥以及化工企业多数处于亏损状态,开工不足,对煤炭需求减少。”淄博市煤炭行业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受此影响,煤炭企业的库存持续增加,他表示,淄博本地煤炭库存已经达到了十年来的峰值,“目前已经达到20多万吨,平常不过几万吨。”

作为山东省内煤炭生产龙头企业的兖州矿业集团和山东能源集团的日子也不好过。一季度兖矿集团煤炭运销总量同比下降11.6%,国内产销量未能达到预期。虽然营业收入同比仅降低7.83%;但利润同比减盈21.26亿元,亏损5.62亿元。

山能集团一季度煤炭销售收入下降14.1%,综合煤价同比下降147.49元/吨,利润降幅接近六成;库存增长115%,应收账款大幅上升。

作为百年矿企淄博矿业集团所在地,淄博市煤炭企业受到的冲击尤为明显。

“全市22家煤炭生产企业,其中仅有6家保持在盈亏平衡或者略有盈余的状态,亏损比例约占七成。”上述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由于亏损严重,位于张店区的中埠矿业已经全面停产,而部分勉强维持的企业也多数由三班生产转为两班生产。

“泰安市现有的38对矿井,一季度也已经有18对矿井出现亏损,亏损面达47%。”乔乃琛直言,“今后煤炭价格有可能出现L型低位运行态势,呈现V型回转的可能性不大。”

“水的温度就是这样了,现在能做的是要适应这个水温。”山东能源集团董事长卜昌森面对目前如此严酷的形势直言,“这个冬天靠熬是过不去的,考验的是企业‘冬泳’的能力。”

再提“煤电互保”

为了保护本地煤炭企业,各地也纷纷出台政策。

据了解,5月初,河南实施发电机组采购省内电煤量与发电量挂钩的“煤电互保”政策。市场传言山西也将出台限制外省煤炭入晋的政策,同时由于山东电厂煤炭库存高企,电煤接卸困难,济南铁路局已停装外省进鲁电厂用煤。

不过,对于这一传闻,济南铁路局一位内部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予以否认,“我们从没有限制外煤入鲁的政策,也绝对不可能限制。”

“山东省产量已连续9年稳定在1.5亿吨左右,预计2013年产量仍将维持在1.5亿吨左右。预计2013年山东省煤炭总需求量为3.1亿吨。”边健伟告诉记者,山东省本地煤炭无法满足正常需求,大量煤炭需要从外省调入,因此限制外煤入鲁并不现实。

淄博市当地一位煤炭经销商也向记者证实,铁路方面请车正常,车皮较多,价格也较往常便宜许多。

“‘煤电互保’政策山东一直有,但并不是强制要求。”不过,上述内部人士认为,煤电互保不过是一厢情愿的事情,“以前市场好的时候我们保电煤,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向电厂供应煤炭,但是现在煤炭企业市场不好,跟电厂签订的合同却不兑现。”

他告诉记者,山东能源集团一位高层就曾非常气愤地在某次会议上炮轰电厂“不仗义”。

而乔乃琛提到的数据也显示,前4个月供应省内电煤544.3万吨,合同兑现率80.71%,同比减少13.89个百分点。

“淄博市内矿井煤层薄、开采成本较省内其他地区都要高。”淄博市煤炭工业管理局局长董以琦坦承,煤炭企业形势严峻,不过对于上述内部人士提到的亏损情况,他并未给予证实。

董以琦告诉记者,为减少市场下行趋势对煤炭企业的影响,淄博市煤炭工业管理局积极推动经营企业与煤炭生产企业进行联营,互相进行资金担保、资金互相拆借。

“我们也在积极推动煤炭经营企业转方式调结构。”董以琦对本报记者说,早在4月底,淄博市就与产煤大县山西长治县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其中,淄博市用煤企业可优先获得长治县供应的煤炭,并通过集中采购、集中运输的方式降低采购成本。

而淄博市将向长治县以及山西省的煤炭企业输出获得山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的王庄煤矿“高水充填”专利技术以及机电设备“一站式”安装等服务。

“后市煤炭行情预计将会维持弱势盘整局面,近几个月内反弹可能不大。预计将会持续到三季度。”边健伟表示,行情恢复最主要的影响因素是供求平衡,即控制煤炭产量增速和经济增速提升带动需求快速增长。

分页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