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卡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鹏卡槽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销量少家电下乡三大环节漏洞凸显

发布时间:2019-09-30 06:00:10 阅读: 来源:大鹏卡槽厂家

销量少 “家电下乡”三大环节漏洞凸显

销量少 “家电下乡”三大环节漏洞凸显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了北京、河北等地,发现“家电下乡”并非政府想象得那样乐观:农民因手续繁琐不愿买,经销商因利润太少不愿卖,当地监管部门则对监管“真空”感到有些无能为力。

去年11月,财政部、商务部和工信部联署一份通知,要求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家电下乡”,以拉动消费、带动生产。

自今年2月1日起,“家电下乡”有如星火燎原之势在全国兴起。近日,中央财政再次加大扶持力度,决定安排20亿元资金用于家电 “以旧换新”补贴。

为了了解“家电下乡”落实情况,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了北京、河北等地,发现“家电下乡”在具体实施过程中还有不少问题:农民因手续繁琐不愿买,经销商因利润太少不愿卖,当地监管部门则对监管“真空”感到有些无能为力。

环节一:农民

手续繁琐 还便宜不了多少

在河北高碑店东北角,零星散落着一些不显眼的小村子。由于大多数年轻人常年在外打工,家里只剩老人和孩子,这些小村子平日里格外安静。

不过,从今年3月开始,这里突然沸腾起来。

“3月底听说了 ‘家电下乡’政策,大家心里都非常高兴。”家住廊坊地区东湾乡小西固城村的村民王庆喜说。

难怪王庆喜高兴,高碑店辛立庄镇王佐营村村民白艳国告诉记者,由于收入较低(这里年人均收入3000元),以前村里只普及了CRT电视机,洗衣机、冰箱等家电在村里最多也就十几户有(王佐营村共有200多户村民)。

但接下来发生的情况,似乎是“王庆喜们”没有想到的。

“买了之后才知道,报申请太麻烦了。”王庆喜告诉记者,因为手续不全,仅镇财政所他就跑了两个来回,农活全耽误了。

“要带齐发票、身份证、户口簿,还有什么标识卡,一大堆东西,要走几十里路,才能到镇财政所申请补贴。”这一切对于目不识丁的白凤明老人显得尤其困难。

白凤明是白艳国的父亲。据他叙述,他曾在5月初儿子结婚时买了一台下乡冰箱,但由于孩子们工作日一直在外,周末回来政府又不办公,到现在还没去申请补贴。

“早知这样,我们才不会为两百多块钱费这个事呢!”一提起这事,白艳国就有点压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他告诉记者,镇里的销售网点虽然通了宽带,但录入系统老是出毛病,所以入网登记得集中去市里办,发票也只能等那时才能拿回来。

记者还发现,子女结婚是农户购买下乡家电的主要原因。除此之外,农户很少购入家电。

以白凤明所在的辛立庄镇为例,“五一”期间购买下乡家电的只有7户,其中有6户是因为子女结婚。

迎宾路是高碑店市主要的商业街,街上有一家名为现代商厦的家电销售区域,冰箱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平常有时一台都卖不出去,“五一”期间,下乡冰箱的库存基本都卖出去了,而且多为喜事采购。

白艳国告诉记者,他们原以为下乡家电能便宜得让大家都能接受,最后发现便宜不了多少。再加上手续繁多,他们村只有两户购买了下乡家电。

当地商务局主管 “家电下乡”的局长李文青告诉记者,高碑店地区在册的经销网点有48个,3月底以来,平均每天每店的销售量不到1台,涿州、定州等其他地区的销售情况更不乐观。

记者从高碑店市商务局了解的数字显示,3月底以来,高碑店共销售下乡家电2000台左右,其中冰箱1230台,热水器仅2台。

环节二:经销商

利润太少 销售量也不大

经销商同样心中不悦。

“现在是卖一台亏一台,”北京鑫旺顺达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周爱东告诉记者,他已不想再经营“家电下乡”产品了。“一台洗衣机进价514元,限价550元,扣除20元的税,仅剩16元利润,这还不算运输、服务等费用。”现在,从他店里销售出去的下乡家电,仅占公司全部售出家电产品的10%。

这种情况在河北更为常见。上述现代商厦冰箱销售人员告诉记者,下乡家电在该店的销量仅占总销量的12%左右。因为亏损严重,一些低级经销商已经不做了。

记者了解到,各个电品牌要想中标“家电下乡”产品,必须报低价。然后,产品下乡需要经过省、市、县若干层经销商,层层都会“砍”一刀,使最下层的经销商的成本压力增大。

“国美、苏宁这样的企业大概有5%左右的利润空间,而我们这些基层经销商连5%的利润都拿不到。”高碑店市张六庄乡武兴电器门市老板汪平和说。

汪平和还透露,他们现在的缴税压力也更大了。他一直是小规模纳税人,国税定额缴纳,地税一般免缴。以前群众买家电不要发票,因此核准的定额国税较低。成为“家电下乡”销售网点后,因农户申报补贴需要发票,他除了缴纳原来的定额国税外,还要按开出发票的销售额上缴3%的国税和2.4%的地税。售价一台1750元的冰箱,就要上缴100多元的税。

一位乡镇商家介绍,自3月底开展“家电下乡”以来,库房的下乡产品就没来过新货。除了冰箱卖了七八台外,其余产品均处于滞销状态。而非下乡品种的冰箱,平均每季度能卖出二三十台。“如果再不见起色,三季度我就不卖下乡产品了。”

记者还发现,一方面是正规渠道经销商叫苦不迭,另一方面却有一些不正规的经销商打着 “家电下乡”旗号卖家电,甚至用未中标产品扰乱市场。

在某冰箱企业的销售门市部中,写着“享受零售价13%的补贴”,记者调查后得知,这家冰箱生产厂并不在中标企业之列。

同样情况也出现在空调市场。中标空调产品迟迟不下乡,利润也低,给一些杂牌非中标产品提供了机会。一位经销商透露,由于这些杂牌机给商家的利润更高,一些农村经销商的80%销量来自非中标空调。

环节三:政府

缺人缺资金 监管存“真空”

除了非正规渠道的 “搭便车”行为,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一些正规网点为了躲避缴税,也有一套对策。

记者在高碑店迎宾路一家中国移动国信通讯店看到,该店销售的下乡手机可以直接优惠13%,但要取出产品的下乡标识卡。

当记者问及13%的补贴如何处理时,该店销售员告诉记者:“这省去了农民报取补贴的麻烦,这13%的优惠厂家会补给我们。”

记者将此情况向李文青局长反映,他表示,这种现象完全违反了“家电下乡”有关规定,目前的处理方法只有两个:首先,如果造成消费者损失,要原价赔偿;其次,取消该经销网点的经销资格。

但是,李文青局长对市场上的一些问题也表示出些许无奈:“目前‘家电下乡’已在全国实施,或许各地都存在一些问题,但有一个问题是相通的,那就是作为政策实施的监管部门,缺乏人力与财力,难以对市场进行专业、系统的监管。”

以高碑店为例,市辖5乡5镇4个街道办事处,442个行政村。“家电下乡”涉及的每个村,政府都需要有专设部门和人力去监管细枝末节的问题,但作为主管部门的商务局,2007年才成立,没有这样的人员配置。而且,这还需要财政支持,但财政部门并没有这笔预算。

李文青坦言:“目前我们只能按国家政策,零星解决一些简化操作、打击不正当竞争等问题,但我认为,有些市场问题还是需要市场规律去解决,政府只能起到辅助市场、服务市场的作用。”

李文青还有一个担忧:以结婚或节日为主要销售时段的“家电下乡”产品,将面临来自商家节日促销的不断冲击。记者也了解到,同类型的产品,商家在节日促销的力度反而比国家提供的13%补贴还大,加之申领补贴程序复杂、下乡产品类型单一等原因,部分农户已不考虑购买下乡产品。

政府已注意到一些问题。5月初,财政部、商务部对“家电下乡”中出现的问题作出了新的细则说明,要求各地简化农民领取补贴的程序。

专家观点

“家电下乡”由市场来调节

有关专家表示,“家电下乡”交由市场调节最合适,尤其是在经销商利润过低的环节上。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阚凯力认为,可直接将“家电下乡”交给市场,不指定品牌,不指定型号,不指定价格,农民购买任何一款产品都可获得政府补贴。这样一来,既能让农民自主选择信任的家电产品,也能防止政府某些部门牟取私利,还能加速企业对农村家电产品的研发。

甲春秋传媒机构策略总监刘步尘认为,申领补贴程序复杂,根本原因在于人为设计了过多障碍。事实上,流程越复杂,中间环节越多,越容易滋生腐败问题。

刘步尘还认为,应对家电行业建立一套完整的退出机制,以防二手家电通过非法渠道流入农村市场。

刘步尘还建议,即使是“家电下乡”环节招标,政府也不要只把目光盯在价格上,在考虑农民利益的同时,也要兼顾企业的利润。如果一味压低价格,可能会出现厂家降低产品质量、以次充好、价格倒置等问题,反而损害了农民的利益。

苏宁电器包头公司新闻负责人杨春生表示,如果政府允许在同省内跨区县申报补贴,将会进一步简化程序,真正实现即时补贴。

魁北克移民

澳大利亚移民条件

圣基茨和尼维斯护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