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卡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鹏卡槽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女装批发转移?还是升级?——北京动批搬迁调查

发布时间:2019-08-16 20:24:28 阅读: 来源:大鹏卡槽厂家

解说:

这边希望走,那边热情留,北方最大的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真的要搬吗?

商户:

市场要升级吧,2014年2月28日就不给我们签合同了。

解说:

大半年已过,消息沸沸扬扬,商户不知所措。

服装企业主:

迷茫了都,闹不清往哪去了。

商户:

他要说整体把我们安排到哪儿去那也行,没有人出来说该怎么办。

解说:

亏损、坚守,到底是搬还是不搬?

北展指挥部产业发展处处长 新闻发言人 张东旭:

像社会上所说的,动物园(批发市场)是搬迁,我永远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动物园(批发市场)就是它的产业往外转移。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北京动批,搬迁、转移,还是升级?

主持人 董倩:

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动批也就是北京市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对于很多北京人来说真是一个好去处,因为它既时尚又便利,而且还便宜。它在北京市的市中心,这个市场是成型于上个世纪的80年代,到现在已经有30多年的历史了,我们不妨看一看它到底有多大,首先占地面积不大,0.8平方公里,总建筑面积30万平方米,它有摊位,大概是1.3万个,涉及到从业人员3万人,而日均的客流量是很大的,超过10万,物流的企业有20余家。从这些数字可以看到,它地方不大,但是它的容量很大,客流量大,而且商铺众多。可以想象,涉及到这样的一个地方,如果它要是搬迁的话会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利益,而且会非常的复杂。

从去年开始就有传言说,这个地方要搬迁了,我们不妨看一下从去年到现在的一些媒体的标题,你看,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外迁,或分流10万,动批外迁计划怎么搬,何时搬,动批搬迁尚无具体时间表,天津加入承接北京,竞争外迁批发市场等等等等,你可以看到,很多事情是不能肯定的,比如说什么时候搬,往哪儿搬,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肯定会搬,因为动物园批发市场目前的业态,跟北京市中心发展的功能定位明显是不相符,它不具有可持续发展的这种可能性。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涉及到千千万万商户利益的这么一个市场的搬迁,它同时又在落实国家京津冀一体化的这么一个宏大的战略方针,这两者之间到底应该怎么协调?接下去我们首先就了解一下动物园里面一个叫做天皓成的地方,现在已经开始它是怎么做的。

解说:

上午9点半,本是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的客流高峰,但是这里的天皓成却是冷冷清清,整个三楼已经关闭,而地下一层和地上二层共270多个摊位中,有50多个也都处于停业状态。

动物园服装市场天皓成商户1:

关门的都回家看孩子了,陪孩子了,还有去河北的,天津的,好多地儿都去了,都去找生意了。

解说:

大名鼎鼎的动物园批发市场要搬迁的消息,早在半年前媒体就开始报道,而天皓成是其中第一个面临关门的,如今还在坚持的商户仍然在甩货。

动物园服装市场天皓成商户2:

一个月之前他就撤走了,现在他就委托我帮他看着,这个鞋以前就是卖80元的,现在就改成50元,50元甩不动又变成30元了。

动物园服装市场天皓成商户 代艳霞:

反正鞋子你要拿的话便宜55元,都便宜,赔钱甩的,这个也是皮的。

解说:

35岁的代艳霞,去年因为效益好,是天皓成近300个商户中的优秀商户,她的光荣榜还贴在天皓成一层大厅的墙上,然而从今年年初传出搬迁的消息,她就一直在亏损。

代艳霞:

100多元进的鞋我全都40元,差不多赔了2万多块钱几百双鞋,到时候放在家里一分钱也不值。

解说:

大家为什么还在这里耗着?商户们说,今年2月28日,市场就与他们停止了合同,但至今押金却没有退还,在天皓成每个摊位的押金,从一万五到两万五不等,其中不少商户都是一家同时租好几个摊位。

动物园服装市场天皓成商户3:

我这是十多个摊,总共押我十七万块钱。

解说:

代艳霞原本是夫妻二人看摊,如今生意冷淡,丈夫只能出去打工补贴家用。来北京十几年,一家三口仍挤在这间平房里,每月租金不到一千块钱,在这个离北京动物园不远的城中村,不少租客都是天皓成的商户。

代艳霞:

好多都是住好几口人,都那么挤着住着。

解说:

从今年2月开始,天皓成市场就被媒体争相报道,因为这被看作是北京动批转移升级的开始。如今半年过去了,天皓成怎么升级,没有人知道,而在天皓成地下一层的市场办公室,工作人员也不知去向。

动物园服装市场天皓成商户2:

他要说整体把咱们安排到哪那也行,没有人出来说该怎么办,现在是这样的。你要说归天津,归个地咱们去也行,你要说归河北,归那个地也行。

解说:

因为天皓成市场的用地归北京动物园,商户们甚至找到了动物园的园长。

商户:

我的押金押在那儿十年,这笔钱哪儿去了。

动物园园长:

那我想问一个问题,你们这个问题,你们找区里问的时候区里怎么说?

商户:

我们没找区里,现在我们的老板始终见不着。

解说:

天皓成到底怎么办,商户们的困境如何解决,离动批不远,记者找到了驻扎在国谊宾馆六层的北展指挥部。

北展指挥部产业发展处处长 张东旭:

我们一直在协调市场产权方,也一直在协调他们之间包括新的入驻企业,如果说这些商户们不满意,我们要引导他们去走司法程序,来解决他们和市场间的纠纷。

主持人:

一开始在说要转移搬迁的时候,商户们是穿着棉衣在进行大甩卖,但是现在眼看7个月的时候过去了,又要穿上棉衣了,可是现在仍然有两个大的问题没解决,一个是过去的租金收不回来,另外一个是未来的去向到底在哪里,他们心中没数。接下去我们就连线一下采访此事的本台记者张进,张进,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些商户租赁合同已经停了,但是他们的租金却一直没有要回来,怎么回事?

张进 本台记者:

我采访了解,现在是有两个解决途径,一个是区里和街道正在帮商户们协调天皓成市场和新的入驻企业,尽快让资金到位。第二个就是商户们把天皓成市场的负责人告上了法庭,上个月18日那天开庭审理,目前还没有宣判。

主持人:

为什么在下家不知道搬到什么地方的时候,租赁合同早早就停了呢?

张进:

我采访的时候了解到,天皓成市场负责人的说法是,政府在合同到期之前就已经通知天皓成不再跟商户们续约了,是因为要升级新的业态,但是我在采访北展指挥部的时候,他们的说法是市场主动提出的升级,虽然双方的说法并不一致,但是也都提到了转移升级,其实这也就印证了年初西城区两会上透露出来的一个信息,也就是批发业为主的业态已经不再适合北京中心城区的发展了。

主持人:

还有一个问题,因为动物园批发市场有很多独立的小的市场,为什么首先要从天皓成这个市场开始进行呢?

张进:

年初透露出这个消息之后,天皓成也是至今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不再跟市场签约合同,但是事实上天皓成其实是一个小市场,地下也就一层,地上也就三层,商户就几百家的样子,而且合同期限也比较短,通常也就一到两年,但是在动批其实还有另外十几家更大规模的服装批发市场,通常一栋楼会有七八层数千个摊位,而且合同也会很长。我举个例子,有些商户他们会买断了20年的经营权,现在距离合同到期还会有十年的时间,所以一旦转移,市场面临的不仅会有押金的问题,而且还会有合同提前到期所带来的赔偿问题,北展指挥部一位负责人曾经告诉我说,他们在面对天皓成纠纷的时候,几乎是慎之又慎,因为后面还有更大规模的市场也在看天皓成这第一家。

主持人:

张进你的意思也就是说,因为天皓成的规模和涉及到的商户,可能是在众多的动物园批发市场里面是算小的,因此改革变化要从最小的开始做试点,开始做起?

张进:

对,因为后面市场也都在看着天皓成,天皓成无论是在这样一种升级模式上,还是解决方式,还是资金上都会有样本意义。

主持人:

好,感谢张进。我们来看一下刚才反复说动物园批发市场这种模式已经不再适合北京市中心的功能定位了,那么首先从交通这一点来说,它为什么不适合在这里了。我们来看一下,动批是在什么地方,它是在西直门商圈,也就是离北京市的西直门立交桥大概也就是几分钟的路,西直门立交桥是最堵的地方,而且这个地方离银行,离金融街就十分钟的车程,这是交通,动物园、动物园批发市场交通枢纽等等。

另外还会有一个管理方面的困难,在年初西城区的两会上,曾经算过这么一笔账,说动物园批发商每年给西城区带来的效益是大概6000万元,但是政府为此付出的交通、环境等管理费用超过1万,这是西城区区委书记王宁提供的数字。除此之外,周边还存在着无照经营、违法建筑、黑车、环境脏乱差等等,由此可见,的确不适合在这个地方继续存在下去。因此,在转型升级、规划调整的工作思路,八个字,转移、调整、升级、撤并,大的方向有了,但是接下去很多具体而关键的问题却没有解决,比如说刚才我们说到的,搬到哪儿,什么时候搬呢,这些东西都是商铺最关心的,因为你知道,这些做小生意的人,他的生意是一天都停不下来的,别说等上七个月的时间,就是让他停下一天,对他来说也意味着真金白银这样的一种损失。

接下去我们就关注的是未来到底怎么样,目前还在调研之中,可能对于小商户来说,他们最关心的就是我接下去该怎么办,他们纷纷在自己做这些实地的考察,我们继续关注。

解说:

每天早上7点,动物园批发市场就开始热闹起来,天皓成之外,动批另外十个大型批发市场一如往常。

顾客1:

没有影响,我一个礼拜来三趟。

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商户4:

消息出来的时候感觉沸沸扬扬,现在也没什么动静。

解说:

有的人仍然不愿相信动批要搬走的消息,有的人却坐不住了,动批到底怎么搬迁?陈世民一直在注意媒体的报道,询问管理方,但都没有确切的消息。在动批的天皓成,他已经经营了八年,如今天皓成合同不再续签,他不得不另寻出路。这天,天津西青区一家市场派来的大巴邀请商户们去考察,陈世民没想到,这一车的同行者就有40多人。

北京商户1:

动批不是说要外迁吗,想过来看一看这种形势看怎么样,看一下。

北京商户2:

闹不清往哪去了。

北京商户3:

是搬还是升级改造,像我们是纯批发性质的,他允许不允许我们在北京那占着。

解说:

这位张先生是河北沧州人,他和女儿在北京大红门经营一个20人规模的小服装厂,同时开着两个门店,这次前来考察的大多都是这种前店后厂模式,有一定经济实力的批发商,资金规模大,他们迫切需要调研河北和天津各个市场的情况。

北京商户3:

沧州我们也去了,还有那个白沟,那就是一片荒地。

解说:

沙盘讲解,现场参观,工作人员还特别介绍了天津在落户、税收、子女入学方面的扶持政策,但由于市场要等到明年才开业,大家还得观望一段时间。

北京商户4:

肯定还是得考虑一下,就是后续招商,或者开业以后的宣传,这些还不是很了解。

北京商户1:

地理位置不是特别熟悉,来的人还是比较少一些,因为在动批,人家比较熟,知名度比较高一些。

解说:

如今,北京动批的日均客流量超十万人,外迁地的客流量会不会下降,这是陈世民的担心,而对于大红门的服装厂们,他们更怕的是丢了老客户。

北京商户3:

因为如果我要从北京过渡到天津来,最少也得有一到两年,生意不会太好,总会有一个低谷。

解说:

今年初,动批外迁搬迁这样的标题就占据着各大媒体的版面,几乎成为当时最热的新闻事件。而动批的商户们,大家也是人心皇皇,什么时候搬,到底搬去哪儿?张东旭说,他们目前还无法给出准备答案。

北展指挥部产业发展处处长 张东旭:

像社会上所说的动批是搬迁,我永远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动批也就是它的产业外出转移。至于说什么时候搬,我们不可能强行去做这件事情。

解说:

眼看今年的生意就要泡汤了,这天天皓成的商户们找到了街道办事处。

动物园服装市场天皓成商户:

我们要上货,上完货以后我们就不走了。

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

但是你不能拿这个强迫我。

动物园服装市场天皓成商户:

我们不是强迫你,我们得生活。

主持人:

我先来更正一个刚才我说的错误,动批每年给西城区带来约6000万,为它维护的费用大概是1亿,刚才我说成了1万,抱歉。

接下来我们继续关注谁在等最后搬迁这个消息,两方面,一个是直接受影响的商户,非常直接,再有可能就是等待,谁能到我这儿来,可能的接收地,我们来看为什么商户们的疑问是在什么地方,还能不能继续上货了,我能不能继续待在北京了,接下去我要去哪儿,每一个对他们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一个涉及到未来的问题。再来看有可能接纳这些商户的地方,他们现在也处在一种等待的状态,谁来给他们最后的答案,有可能涉及到的地方,河北廊坊、河北保定、河北怀来,还有一个天津的西青区,这些问题到底怎么解决,接下去我们就连线一下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张晓波教授,张教授您看刚才我们说了,一方面确定这个地方肯定是要搬迁的,但是具体的问题搬到什么地方去,现在还没有一个定论,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要做的事情应该是什么,要协调哪些方面的利益,现在最应当顾及的是谁的利益?张教授,张教授您在线吗?

我们过会而再接张教授的电话,我们看北京市动物园批发市场的这么一个外迁或者说一个转移升级的工作,它是京津冀一体化大的战略下的一个部分,它看起来虽然小,但是它具有一个标本的意义,因为它涉及到千家万户,而且它还要落实到国家大战略,到底怎么去协调,那么接下去我们不妨来看一个短片,因为它带来的影响已经在逐步地显现出来。

解说:

今年1月7日,北京西城区两会期间区政府对备受关注的动批搬迁首度进行了回应。

西城区政府副区长 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总指挥 孙硕:

近年来,随着北展地区市场的人流、物流、车流的不断聚集,城市承载力处于超负荷状态,以商品批发业为主的业态,已不适合北京中心城区的发展。

解说:

消息一出,动批的去向就传出各种猜测,其中毗邻正在建设中的京台高速和北京第二机场的河北永清就是动批承接地的热门猜想之一。1月16日,《河北日报》报道说,北京市西城区副区长孙硕带队就动批升级改造选址情况,到永清台湾新城和白沟新城进行了考察这样的信息,引发媒体猜测,北京青年报3月31日的报道标题为“动批外迁新址拟定廊坊永清县”,今年4月,永清国际服装城的销售大厅,每天都涌进很多从北京赶来的服装批发商。

永清县国际服装城公关经理 叶学松:

以前客户都是三三两两,三个两个的,像现在呢,一天就来五六十人,一百多人。

解说:

永清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张玉宇接受媒体采访时却表示说,县里并没有明确消息,但也表达了承接的热情。

永清县委宣传部副部长 张玉宇:

我也不知道具体到能不能落到永清,我还希望这事是真事。

解说:

陈炳柳第一个在永清建厂的服装企业主,他原来是北京大红门一家服装公司的董事长,在他看来,永清进行了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就是为了能吸引北京的企业。

服装企业主 陈炳柳:

当时我们签约的是一平七通,目前的情况三通一平,应该是三通一平,水通了,电几乎要通了,路通了,地平了。

解说:

陈炳柳看来,京冀两地的合作,还有很多配套细节问题要落实,

陈炳柳:

北京有些高新技术企业想引到河北来,那你最起码得交通便利才能会过来。在目前的情况下,他不会到这边来。

解说:

围绕京津冀一体化,很多信息都在触动着人们的神经,今年3月,河北出台“关于推进新型城镇化的意见”,对保定等地承接首都部分功能做了表述,“副中心”瞬间成为当时的热词,房价迅速升温,但很快政府就出来辟谣。

出租车司机:

最近这个看房潮下去了,就那半个月炒得最厉害,行政副中心吗不是说,然后后来政府给辟谣,登报让别盲目购房,这一下子就把房产给压住了。

主持人:

我们继续连线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的张晓波副院长,张副院长,刚才我们说了,一方面动批决定要搬,但是另外一方面具体要搬到什么地方目前还不清晰,这个时候是人心皇皇的一个时期,现在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最需要关注的群体又是谁?

张晓波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经济学教授:

就像节目所显示的,搬迁过程确实非常复杂,这也给商户的经营造成了很大的不确定性,我们都看到了。我觉得最重要的从政府来讲,应该增加沟通,尽量地减少不确定性,让大家了解问题的所在,尽量让矛盾化解在摇篮里。同时我觉得搬迁是京津冀一体化一个长期战略的一部分,这个矛盾展现出来这么早也是好事,为以后可以增加积累一些经验教训,我们应该好好总结一下,以后在顶层设计之前,尽量应该多征求各方的意见,制定一个公平的规则,重视程序,使得各方都能够发表意见,能够有一个很好的参与机会,如果在这方面能吸取经验教训,也许对以后会更有帮助。

主持人:

张教授,当我们看完短片中这一个个个体户的面孔之后,你就会觉得他们现在特别的焦虑,因为生意一下停了七个多月,在这样一个我们打上引号“过渡期”的过程中,相关部门应当为他们做些什么,因为毕竟他们身后是一个个家庭。

张晓波:

市场搬迁涉及到各方利益的分配,创造一个市场,一般打造市场首先要打造人气,应该政府给一些补贴,首先给吸引方,应该给他们补贴,比较低的价格吸引客商过去,同时在这边的客户,我觉得也应该给一些补贴,补偿他们这一段经济上的损失,只有这样才能将矛盾化解,使利益有一个很好的分配。

主持人:

好,非常感谢张教授。我想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问题是需要关注的,那就是在等待承接这样的一个地方里面,有河北的三个地方,还有天津到底花落谁家,这个时候应当避免的是头破血流的一种争夺,京津冀一体化是国家的一个战略,这样的一个宏大的战略意义非凡,但是再宏大的战略它也要最终服务于每一个个体,它要让一个个家庭从中受益,越是宏大的一些政策,那么在落实它的过程中,越需要细致入微的一系列的配套政策,从动批的搬迁的这样呈现出来的过程中,恐怕我们应该极早得出这样的教训。

t恤尾货批发

女装新款夏装批发

品牌服装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