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卡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鹏卡槽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女装店“动批”去哪儿了

发布时间:2019-08-16 18:23:34 阅读: 来源:大鹏卡槽厂家

“动批”去哪儿了?在京津冀一体化的版图中,“动批”似乎无处不在。以服装鞋帽批发而名动京城的动物园批发市场(以下简称“动批”)外迁,一直颇受关注。在今年9月京津冀三地签署商务行动方案后,“动批”已成为一个极具话题性的概念。永清、白沟等地都打出外迁承接地招牌进行招商,昨日,天津西青区也高调加入争抢阵营。在业界专家看来,由“动批”外迁引发的资源整合,有望加速小商品市场的升级;但与此同时,低门槛、同质化的竞争也有可能对北京品牌化批发市场的外迁产生副作用。

天津迎来“批发团”

在吸引两批来自北京的批发商户后,天津还在加紧争抢优质商户。昨日,天津西青区政府和天津卓尔电商城召开第三次京津老商户承接大会,此前确定搬迁的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和正在搬迁的北京西苑老市场,以及韩国东大门市场、海宁皮革城等扎堆赴天津考察置业。这也是今年以来天津迎来的最大一波批发市场置业潮。

为“抢单”北京批发市场,天津西青区政府与天津卓尔电商城进行了全面合作,政府不仅支持天津卓尔电商城的建设和运营,还推出了税收、工商、子女入学、社保医保、商户落户、专项资金扶持等多项优惠政策,争取全面承接北京“动批”、大红门等京津老市场的外迁。

据记者了解,这是继今年9月12日京津冀三地签署商务行动方案,北京明确表示支持批发功能外迁天津之后,京津两地批发市场承接整合的最高峰。天津西青区商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据京津冀三地新近签署的商务行动方案,西青区将作为北京批发功能外迁的重要承接地。尤其是在仓储、物流以及商贸交流、展示等方面,西青区具有交通、环境、地理等多方面优势。

开抢商户资源

事实上,自北京“动批”、大红门等首都老批发市场确定外迁以来,外迁承载区成为各方关注的热点。为了争取承接外迁产业,河北永清、白沟、天津西青区等地都在大力宣传交通、配套设施、税收、商户优惠等方面优势,围绕着大红门、动物园批发市场商户的暗战不断升级。

在天津西青区政府“打包优惠”的同时,另一批发市场重要承载地永清打出了交通牌。据了解,京台高速在明年底开通后,从永清国际服装城到达北京仅需半小时。永清国际服装城附近一楼盘售楼处负责人透露,早在“动批”确认搬迁之前,已有几名“动批”商户联手买下整栋住宅楼,自己搬来永清的同时,也在此安置员工、进行投资。

同样作为外迁承载区的河北保定白沟,也推出巨大优惠政策吸引商户。据记者了解,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对商户在租金层面实行五年免租,同时为了解决大红门地区商户入驻白沟后的生活、教育、医疗等问题,白沟新城已经在相应片区内规划建设了两所小学、一所高中,以及总投资2.1亿元的京南医院。

除了上述“热门”选手外,天津与河北的多个地区也在吸引动批、大红门商家落户。记者从张家口商务局获悉,张家口怀来县的怀来万悦广场也已经吸引了来自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大红门等专业市场200多家商户。

市场重组良机

在日趋白热化的资源争夺战背后,是批发市场外迁带来的新商业机遇。有业内人士表示,与新建零售市场不同,承接批发市场外迁不仅可以获得批发市场已有的品牌效应,还与政策热点紧密结合。对外迁地点的选择甚至在各地开出“分号”,是批零市场重新规划组合的绝佳机会。

分析认为,在市场机制下,动批、大红门服装市场外迁所导致的迁入地竞争是符合市场规律和要求的。天津社科院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蔡玉胜表示,以市场为主导的迁入地的竞争是一种良性竞争,这种竞争对综合性批发市场形成分流,更有益于各个区域发展各自地区特色,比如白沟的箱包城已经相当成熟,一些箱包批发商户对于外迁白沟会表现出更高的热情。

另一方面,承接北京批发市场功能也能加快迁入地经济发展。以永清为例,数据显示,永清县经济总量连续数年在廊坊市各区县排名处于落后位置,2013年全县财政收入仅为9.2亿元,38万常住人口中有34万是农民人口。为了成功转型提高财政收入以及居民生活质量,早在六年前,永清县政府就一直谋划承接“北京新南城”大任。

2010年9月13日,由在京浙商投资300亿元建设的服装产业聚集区“浙商新城”(现永清国际服装城)项目在永清县台湾工业新城破土动工,规划占地2万亩。尽管四年时光已过,永清国际服装城未有多大的起色,但随着京津冀一体化战略的提速以及动批、大红门商户外迁消息的传出,永清这个一直名不见经传的廊坊小县城一时名声大噪,“动批外迁定址永清”的消息,突然给这座还是一片工地的“服装城”带来了蓬勃生机。

警惕品牌成“空壳”

尽管坐拥天时地利,但批发市场外迁之路也并非坦途。记者发现,在自称承接动批、大红门等批发业态外迁的市场中,有一些市场运营者仅是“借势”,将动批、大红门等批发市场品牌作为招商幌子。有从业人士透露,目前各地都有建立各种园区及市场的规划,有些园区及市场其实并未与动批、大红门等地的运营商洽谈,只是签约了部分商户,就自称“动批、大红门批发市场外迁地”,借此吸引批发商及零售商。

这也让“动批去哪儿”成为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在批发市场外迁的过程中,各地对优质商户资源的争抢,让“动批”们变得无处不在。在业界看来,批发市场有多个承载地并没有问题,但如果各地之间产生无序的同质化竞争,则会产生“副作用”。河北及天津地区的市场运营商可以结合固有的产业优势进行错位经营,如永清可大力吸引服装商户,白沟则会对箱包类商户更有吸引力。

此外,强政府引导性也成为批发市场外迁过程中的隐患。在京津冀一体化政策落地后,动批、大红门批发市场的外迁承载地的地方政府开始积极推出优惠政策吸引外迁商户。但在河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王金营看来,京津冀一体化下的批发市场外迁,市场应占主导地位,政府推出大量优惠政策竞争外迁商户来干预市场并非良性竞争,难以持续。

品牌服装批发